哈哈哈哈嗝

60714:

庆祝超话破亿!!摸个张贺图qwqqq是中国风的狗崽以及设定里面的身高差w

允露:

放假了来一发红配绿
清风雅乐x
花狗聚聚高冷地表示媳妇儿穿什么都好看

新进校时见过一次面的前辈好像喜欢上我了13(OOC,现代校园傻白甜,有私设注意)

Rikki-选择性拖延症_咸鱼ver.:

现代校园paro傻白甜OOC,文笔差慎入
双向(暗)恋,久违的更新……真的是久违的请问还有人记得吗OTZ


前文:http://rossarin.lofter.com/post/1d0e206d_fab2ca9










少年怀春啊…真美好啊(bushi)……


PS:一句话博狼












大天狗最近很烦躁,莫名的。


不是因为有什么烦心事而烦躁,而是……


一个手抖点错调换对象没了目标集中,对面的茨木童子轰隆隆开了大,一招罗生门大怨起直接捏死了自己没开魔放没有减伤BUFF的黑贞。染成黑色的圣女死前还悲愤地怒吼“我不能消失,怎么可以消失!”,结果刚刚消失不见对面的金毛小萝莉就冲上来对着三号位的大军师又是一脚。


……600W茨木的暴击就不能和寝室里那只学学么,这游戏还让不让人玩了。啪的一声把手机面朝下扣在桌面上,大天狗自暴自弃地趴下。


每人必须出席查考勤的行政课才刚刚开始,讲台上老师正放着PPT,偌大的阶梯教室里坐了将近3/4的人,全是本专业大一到大三的在校生。中央空调送风不够降温实在是太慢,让坐在最后一排随时准备跑路的大天狗闷出了一身汗。


因为专业不同,大天狗和茨木还有酒吞的行政课时间安排也不同,荒川之主则早就脱离了这片苦海。结果就是,他不得不顶着大太阳吭哧吭哧跑来上课只为签到,而那三个可以再空调房里睡觉。


夏入秋的这段时间大天狗一直在各种忙,专业课、双学位课程安排、校学生会的大事小事,还要和家里的老头子老太婆们斗智斗勇。每天忙得脚不着地难得的有点空闲时间也只想睡觉不愿出寝室,头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长了很多。


话说都十月初了怎么天气还这么热……再过段时间都要入冬了。


伸手把垂在眼前挡了不少视线的刘海捋到脑后,大天狗拿过一边的冰咖啡嘬了两口,咂咂嘴。略长的发尾被汗水黏在后颈和鬓角两侧,很久没修剪的刘海耷拉在额头上闷闷的,实在是不太舒服。


真他妈热啊……等下打完篮球去剪头发好了。


自顾自地哼了两声,大天狗继续面朝下趴在桌上装死。无所谓反正他坐最后一排没人看得见,这副毫无形象的死狗样不会被别人看……


“哎呀,大天狗前辈?”


………


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缓缓抬起头,大天狗望着身边笑眯眯的妖狐,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难看:“啊,妖狐你怎么来了。”


“般若他有事……让小生帮忙来点个名。”


妖狐在大天狗身边的位置上抱着手袋坐下,腕上手链的小挂坠轻晃:“没想到遇见前辈了。话说老师点了名没?”


“还没有。行政课老师点名时间不定,有时候在开头有时候在课尾,估计今天是要课尾时再点了。”


“这样啊……”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妖狐摸出手机自顾自地开始看电影,大天狗则是靠在椅背上刷微博试图转移注意力。最近太过忙碌,再加上怕妖狐因为自己的态度可疑而疏远自己,他都没有和对方主动联系过。


但他不主动联系,不代表妖狐不会主动联系他。


也不知道对方最近是怎么回事,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中午和下午的食堂也就算了,那毕竟是全校下课后的进餐时间。然而有时候在赶去非专业课或专业课教室的路上或教学楼里,甚至学生会办公室,大天狗都能“恰巧”遇见妖狐。


“大天狗前辈?好巧。”


“呀,今天又遇见了呢大天狗前辈。”


“前辈今天要去A6上选修课?好巧小生也往这边走,不过小生是要去A7。”


“请问般若在吗,他让小生……诶大天狗前辈?”


“……”总感觉最近见面次数莫名地变多了呢,和妖狐。盯着面前白晃晃的手机屏幕,大天狗发愣。


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开始走桃花了?


虽然大天狗一向脸臭(丧)而且不好亲近,但身边从来不缺追求者。以前高中时期倒也出现过总是有意无意从他的所在班级门口经过,刻意寻找接触机会,或是在休息时刻偷瞄他的女孩子。


但大天狗的回应一律都是装傻当做没看见,甚至有时候人家女孩子都亲自来告白了,他也依旧是一张生无可恋的丧脸,听完对方的话后干巴巴地噢一声,扭头就走留着告白的女孩子在原地风中凌乱。


难不成……妖狐也对自己有意思了?


但妖狐应该只喜欢女人的吧?还是喜欢那种容易害羞的纯情少女,声音和身体一样柔软,趴在耳边轻声细语都会红耳朵的那种。自己虽然长得好看但表情总是一贯的丧,根本不符合理论上妖狐的审美。


无意识地拧眉,大天狗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自恋。


而且妖狐目前状态的突然转变让大天狗觉得有些猝不及防,甚至回应态度比过去还要小心翼翼。毕竟自己对妖狐有意思这一点是肯定的,但对方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大天狗还真不确定。


无事献“殷勤”肯定有问题。大天狗从小到大一直是处于被“献殷勤”的那一方,前段时间难得的第一次向他人示好但被变相拒绝。


结果不知怎么回事,那“拒绝”了自己的小狐狸现在却主动靠了过来,垂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和耳朵一副乖巧顺从后辈的姿态,弯着眼冲他叫前辈好,笑得好像细雨后沾染着清澈雨露的茉莉……


呸呸呸什么鬼,思春期吗怎么思维那么发散?


快速瞟了眼身边紧盯屏幕的妖狐,大天狗莫名觉得心虚。






磨磨蹭蹭终于熬到下课,大天狗把充电宝拔掉塞进包里给酒吞发短信,说自己已经下课他们可以往体育馆走了。


“前辈等下没课吗?”


摘掉耳机收好,妖狐偏头冲着大天狗发了话,身后的尾巴轻拍了一下椅背。


“嗯,约了同学打篮球。”


“打篮球……啊。小生不打,但可以去看么?”


“…!?可以啊。”


噼里啪啦编辑着短信的手指一顿,大天狗很快反应过来,装作轻松地接上妖狐的话,脑子却在飞速旋转。


挖槽他这是要干什么给我喊加油吗天哪现在是不是该跟酒吞他们说一下等下别因为昨晚我把寝室总网线踢断了针对我让我逞下能。还有上一次把活蟑螂吹到隔壁那件事千万别计……


“话说…其实不是小生想看,是白狼想去看博雅前辈但一个妖怪不好意思,就叫上小生一起去。”挠挠脸颊,妖狐表情有点尴尬“小生其实只是个打掩护的……”


“………噢。”


噗嗤,这是心中的小火苗被熄灭的声音。


“不过小生绝对没有看轻前辈们的意思!真的!”


“……哦。”


倒是敢看轻啊,所有看轻酒吞的不管是人还是妖怪最后都会被他敦敦敦敦到怀疑人生。


在心里默默吐槽,大天狗和妖狐肩并肩往体育馆走去。


等到的时候,酒吞童子他们早就换好衣服等了半天,本来是想劈头盖脸对着迟到的大天狗一顿吼的。但看到他身后的妖狐后,一个两个都乖乖地闭上了嘴,顺便在妖狐低头看手机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隔壁刚刚染了头红毛的夜叉还贱兮兮地冲着大天狗挤眼睛。


啧,群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婆,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


从更衣室里出来,大天狗翻着三角眼对一众损友投去鄙夷的目光,整理好护腕,没有带头带。虽然体育馆里开了空调但毕竟等下跑起来后又是一身汗,刘海贴着额头已经不太舒服了,头带绔着额头只会感觉更闷。


真想把头发扎起来,奈何手上没有橡皮筋……


无奈地低头晃晃脑袋后抬头,大天狗看见坐在场边的妖狐正冲着他招手,似乎是要自己过去。


“怎么了?”快步走到妖狐面前,大天狗屈膝矮下身问道。


“嗯,前辈再靠过来点吧……算了,”


没有经过同意,妖狐直接伸手把大天狗的刘海捋了上去。细长的手指轻轻梳理整齐对方的黑发,妖狐倾身凑近大天狗又微微偏过头,帮他把略长的碎发全部整理好,利落地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


“好了,这样就觉得凉快多了吧,视野也好多了。”


晃了晃自己的左手,妖狐把手腕上没用到的另一根橡皮筋给大天狗看,微笑着:“小生头发长,所以总是会随身带几根橡皮筋,毕竟有时候扎起头发还是方便些。”


“……噢噢,谢谢。”原来不是手链是皮筋啊。


“那我…上场了。”


“嗯,前辈加油。”


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妖狐在和自己说话,大天狗忙不迭应和着道谢。刚刚妖狐给他梳头时,大天狗眼里全是妖狐漂亮白皙的半侧脸。因为凑得很近的缘故,大天狗甚至能看清妖狐脸上细密的小绒毛和一点点的汗珠,还有白花花的一片脖颈和锁骨。


一脸认真的小狐狸和自己做出了一个亲昵的姿势,一双浅金的眼睛清澈见底,双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以及身体的热度……仅仅只是为了帮自己扎个辫子。


嗯,只是扎辫子而已,不要多想。人家妖狐刚刚看着都没多想,自己多想就是输了。


赶紧扭过头冲着损友们挥挥手,大天狗尽量保持自己的形象,但在外人看来他现在的面上表情还是有些微妙。


“……”站在一边围观的众妖看着场边的那二位,没有谁说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话说……是不是离得太近了点?刚刚。


揉了把有些胀的额角,大天狗暗自咕哝。
















TBC



【狗崽】海坊主的俏闺女和傻姑爷(五)

黑芝麻国家机关:

鸦天狗带了一堆人去找大天狗也没找到,但几个仆役说真的看见了。


 


鸦天狗:看见了有个屁用!打昏了给老子带回来呀,一群废物!


 


鸦天狗怒不可遏,海坊主家喜滋滋的。


 


妖琴师和妖狐收拾着东西,大天狗和海坊主则是把家里的猪和牛卖了一部分,一部分托人送到城里寄养。


 


包子停工了三天,乡亲们就等不及了,妖狐说:回头去县城里卖了,大家多捧捧场。


 


大娘:行,让我儿子多给我捎几个。


 


大宝小宝吃着麦芽糖哈哈的笑。


 


大娘:哟,长这么大了,跟别的Alpha不像,像妖狐,真俊俏。


 


妖琴师:可不是,就是个子太大,总以为他们俩是小傻瓜,大宝支支吾吾,小宝不会说,一个才一岁半,一个才半岁可不是不会说吗。


 


大娘:长得太高,回头肯定帅。


 


妖琴师听见有人夸自家外孙,给大娘装了一把韭菜,反正他们家暂时不用。


 


狗子也明白有人夸他儿子媳妇好看,心里喜滋滋的,劈柴火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说到妖狐和狗子成亲这事,议论的不少,尤其给妖狐求亲的人那么多。坊间流传的说法有这么一个,海坊主贪便宜买了个傻子当雇工,没想到妖狐被狗子坏了清白,不得已才成了亲。这个说法在妖狐快速大了肚子中越传越广,可能真是那么回事。


 


多少大娘和小伙子心疼妖狐,好好的Omega就这么被毁了。


 


但是其他Omega不这么想,狗子高高帅帅,不说话的时候斯文的像个世家公子,听不懂对方讲话的时候呆呆的样子,可爱来着。尤其是实干心疼媳妇这一点没话说,不止一个人看见,妖狐和狗子牵着手散步,中间说说笑笑。


 


而且就凭妖狐生孩子,狗子每次都蹲在门口呜咽地哭这一点,好男人没跑。


 


现在妖狐家是越来越好了,都搬到城里开铺子了,羡慕的不止一个。


 


搬家的日子很快就来了,安好了灶台,升起白烟,新的一天又来了。


 


海坊主还是像先前一样雇了工人,从早饭卖到晚饭,算了算银两,过个年把就能租个小院子,等大宝小宝七八岁,就能买个屋子了。


 


但天算不如人算,他的傻姑爷突然没了。


 


狗子按照海坊主的嘱咐去隔壁的菜街买大葱,银两拿的好好的,结果就被一群仆役打昏了带走。


 


这边妖狐家的包子铺也开了两天了,自然有人认识狗子,赶忙给妖狐捎话:哎,不好了,你们家狗子被人带走了!


 


妖狐蹙了蹙眉头心里一惊:去哪里了?


 


说话人:不知道,正被拖着走呢。


 


海坊主这边放下擀面杖就跟了出去,妖狐把大宝小宝放在妖琴师怀里就跑,妖琴师也急,但是还得看着外孙。


 


鸦天狗真看到他儿子被带回来,高兴得不得了,晒黑了点,穿着粗麻的衣服,回来就好啊。


 


鸦天狗:每个人去库房领十两银子,然后给县城里的人说,明天晚上我请全城的人吃饭。


 


仆役:是。


 


大天狗慢慢悠悠地醒了过来:爹?


 


鸦天狗一时间老泪纵横:儿子,爹可想死你了。


 


大天狗: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穿成这样?


 


鸦天狗:你不知道你消失了三年,可把我急坏了,我真以为你被龙王爷收走了。你回来就好了。


 


这时,仆役:老爷,海坊主说找他姑爷,狗子?


 


鸦天狗看看大天狗,觉得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了。


 


妖狐头一次进到这么大的屋子,如坐针毡,听说这鸦天狗是江南的首富,但抓他相公干什么?


 


鸦天狗领着大天狗出来,也就是狗子,但对方表情完全冷漠,看妖狐就像看一个过客。


 


这时,大天狗当年的小妾们听说主子回来了,各个花枝招展的来报道,娇滴滴地说:奴家好想你。


 


妖狐瞬间脸就冷了,海坊主也有些吃惊,怕他闺女受委屈。


 


鸦天狗:不知是不是你们在我儿子失踪的时候照顾的他?


 


妖狐露出百分百美丽的笑容:不是,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海坊主:???


 


鸦天狗想,不按套路出牌啊!


 


大天狗:你不是说来找你相公吗?


 


妖狐笑了笑流了两滴泪,说:我就是太想他才认错了人,他死了,在我家后院埋着呢。不好意思打扰了,爹,我们走。


 


海坊主不知道妖狐什么意思,但也没拆穿他,三步一回头的看看他傻姑爷,不像,真不像,气质变了太多。


 



素汁:

本来苦手于绒毛的质感 但涂着涂着感觉毛茸茸的手臂画起来还蛮有趣的hhh

下面是正片:

我的朋友看到这张图后说乍一看以为崽的尾巴绕在狗子脖子上,于是有了P2 然后我说可是崽的尾巴很大的 那样的话估计狗子的脸都看不见了吧 于是有了P3

煮酒上阵:

回归手绘啦,拿手机拍的,像素感人,好久没手绘,莫名有点爽ԅ(✧_✧ԅ)